山东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工业设备选购

王梦恕南水北调后期维护费将达工程费13

时间:2021-11-17 来源网站:山东化工机械网

王梦恕:南水北调后期维护费将达工程费1/3

隧道专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,以直言、敢言闻名,作为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专家委员会成员,对于南水北调工程,他照样直言不讳。

从一开始,他对这个工程就有不同意见,但他提出走暗渠的方案未被采纳。这两年,他又提出“引松入京”的方案,连续几年在全国人大代表会议上呼吁,从松花江引水到北京。

按照他设计的这个方案,调水工程成本只有五六百亿元,相当于现在南水北调工程成本的1/4左右,而设计供水能力比中线工程一期供水量还多好几亿方。

在这个方案中,他希望实现没能在南水北调工程上实现的浅埋暗挖法,而对于南水北调工程,他的态度并不乐观。当然,主张暗渠施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王梦恕作为隧道专家的身份。但他表示,暗挖法在东北已经取得了成功;相反南水北调明挖法,工程量、成本太大。

明渠比隧道造价高

编辑:现在大家谈京津冀一体化,水问题很关键,南水北调能给这个地区带来什么影响?

王梦恕:以前做过一个风险分析,北京最大的风险是水。所以,北京现在缺水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密云水库就10亿方水,现在不够用,还要从河北应急调水,河北意见很大。

南水北调中线方案,一年调水95亿方,分给44个城市,给北京10亿方。问题是,以后流量很难保证,它要经过河南、河北等干旱地区。

再就是,明渠边到边200米,两边还要搞绿化,那就不止200米了,占地很大,这么宽的面积,浪费土地太多。当时穿过黄河采用7米直径隧道就够了,我认为如果全线都采用这样的暗渠,会很简单,现在的方案设计太复杂,以后也推广不了。

编辑:您原来主张用暗渠,但有观点认为明渠成本比较低,暗渠成本反而高。

王梦恕:原来估计的成本不到1000亿元,现在可能要到3000亿元。我主张用暗渠,因为这是引水工程,不是灌溉工程。明渠占地很大,工程量大,不是说暗挖就贵,明挖就便宜,这个观念是错误的。地铁现在很多不想搞暗挖,觉得明挖简单,实际上拆迁费、环境污染、交通影响等成本太大。

编辑:他们算明渠比暗渠贵只是工程成本,您算的是包括拆迁、土地等所有成本?

王梦恕:就是不算拆迁,这样的一个河渠工程量,用7米直径做暗渠会少开挖很多土方,明渠土方量很大,而且要砌好两边,不然一下雨全垮了,上面还要修很多桥,花费很厉害。

我曾经看过几次南水北调工程现场,说他们那么干不行,浪费国家资源,破坏环境,很不应该。明挖的土方工程、混凝土工程远大于暗挖,很不合理,开工到现在,工期一拖再拖。

在辽宁做过试验,从浑江引15亿方水,做7米内径隧道,每米总共才花2万多块钱,八十几公里也就几十亿元,调的完全是二级水,一下解决了辽宁6个城市供水问题。这对水利部震动很大,因为水利部搞水利工程的不懂隧道,觉得隧道太贵,实际上这是错误的理念。当时用3台TBM掘进机,打了几个斜井,3个队伍施工,很快就做完了。做完后,辽西还缺水,又调将近20亿方水,给锦州等十几个城市,现在在建的230公里调水工程全是隧道。

编辑:原来您做南水北调方案,有没有把暗渠的设计方案做出来,有没有论证过?

王梦恕:那时候没算,因为不知道总长度多少,当时就否定了这个方案。我当时还建议把三峡水引过来,做两个隧道,每条直径20米,可以把洪水期的长江水引过来。那就不是每年引90多亿方水,而是将近四五百亿方,这样武汉防洪就解决了。这个方案当时也没有被采纳。

编辑:为什么不同意?

王梦恕:因为原来的方案已经定了,这个方案就等于推倒重来。

三次提交“引松入京”提案

编辑:中线调水到北京一方水多少钱?

王梦恕:中线的优点在于水是自流过来的,这就看最后收不收回工程费用,要是收回的话,估计少不了3块钱一方水,恐怕得四五块。

如果能把松花江水引过来,北京的缺水问题,就可以得到解决了。我经过勘测分析,提出“引松入京”调水规划方案,在松花江先截15亿方水,比南水北调中线给北京的10亿方还多5亿方,而且完全可以通过暗渠自流到官厅水库,这就非常合算了,这个方案很容易。

编辑:但我听说水利部从来没有提到这样的方案?

王梦恕:它是没这个方案,也没考虑到这样的方案,它认为东北缺水,实际上东北的水很多,现在松花江的水利用率不到9%。

这个方案是从吉林的九道沟水电站自流到白山水库,做7米断面隧道,长度900公里,造价就五六百亿元,如果做明渠,光拆迁、移民就得很多成本。

这个提案我给全国人大递交了两次,今年是第三次。发改委拿到这个方案很高兴,水利部什么意见,不清楚。

南水北调中线方案明渠供水水量不稳定,供水质量很难保证,所以维修难度很大,供水耐久性、持续性,水质稳定性都难以保证,可靠性差。

编辑:中线工程为什么一拖再拖?

王梦恕:太散,几个省各自负责;资金跟不上,施工一会有钱,一会没钱,断断续续的。施工队伍也很弱,有个700多米的隧道打了几年,有这么难吗?

分水工程造价可能高于干渠

编辑:听说干渠工程已经完成,但还有一些支线的工程还没动静?

王梦恕:没动。当时经过焦作市区,水位高于焦作,焦作市民有意见,后来做了泄水的方案,一旦出问题马上泄流到别的地方,现在沿途都还没开工。

编辑:北京早都做完了,关键是沿线的河南河北什么时候做,以他们的财政实力能弄完吗?

王梦恕:谁知道什么时候能通。

编辑:这样这个工程岂不是不完整?

王梦恕:先把水送到北京,送过来就算成功了。水送到北京,整个工程就算差不多了,沿途其他城市的分水工程量也很大。沈阳从大伙房调水,要有好多支管到不同地方,造价可能比干渠还贵,因为牵涉到拆迁问题,进度会很慢。

编辑:除了工程成本外,明渠还有维修费用,这大概需要多少?

王梦恕:估计维修费起码占工程费的1/3,平常也要管理,不然有人破坏你也不知道。起码得有人来保护,沿途要设点,高铁就是一公里一个点,负责这一公里的管理,任何人不能进去,这就需要不少人力。就算两公里一个人,还得两边各设点,因为沿途的桥不多……估计就是个废品工程。所以我要提暗渠方案,暗渠起码能保证安全,也没什么更多的维修,保证质量也保证不会出问题。